自娱自乐

你是有病的 所以被宠爱

© 五勺半
Powered by LOFTER

[HQ!!/阿吽] 愛と勇気とチェリーパイ

脑洞来源→

随便写写 很短 很没头没尾

===============


及川彻是个胆小鬼,这件事除了他本人以外全世界都知道。从幼稚园时期开始一到晚上岩泉就爱拉着他看哥斯拉,通常都能看得见及川抱着个枕头缩在岩泉身边,那时候还未骨节分明、肉乎乎的小手捂在脸上,奶声奶气地问阿一阿一怪兽到底打完了没;岩泉在一旁非常尽职尽责地回答,还没啦才刚刚开始放大招,哎呀阿彻你不要从指缝里偷看啦,我之前看过这集接下来很恐怖的,快点快点捂好。及川在一旁被岩泉的手糊了一脸,奶声奶气都变得懵懵的,是说阿一你明明都看过好多遍了为什么还要再看啦;岩泉立马回答,你不懂啦,喜欢的东西就是会很想...

感谢狗屎太太

我实名赞美这个测试结果!

どうも。

私です。


想了想置顶要写些什么,姑且把网页版放在主页过的几个链接在这也重新放一下。



杂七杂八妄想和废弃脑洞在

HQ乐团paro在

HQ刑侦paro在


スピッツ安利软文在

东京事变安利软文在

部分脑洞歌单在

↑↑↑↑↑欢迎一起来吹他们!



几个没用情报:

虽然怎么叫都可以但其实我叫味精

虽然从来没说过但其实我本命suga

虽然隐藏得很深但其实我意外杂食

虽然没啥卵用但之前微博搞过个质问箱


以上。

[HQ!!/兔赤] 他跟他谈到银杏、潜水艇与巴普洛夫

瞎写写

==================


赤苇京治姑且算作是个慢热的人。


这评价收到的次数比预想到的还要多点,但总之不算是什么不好的评价,赤苇通常也会照单全收。


慢热跟钝感则是不太相同的两回事。


听到这样结语的时候,多半还会收到非常有利的例证——喏,赤苇的话是慢热,木兔就是钝感了吧。


非常让人心服口服。


至于擅自被拿来当做举例论证的另一位当事人本人,则拜他钝感所赐,通常察觉不到说话者话中深意。


后来赤苇想起,觉得这倒也不算件坏事。


说到木兔——这又是个跳脱的话题。


赤苇本不是什么出挑的个性,也无意要去做什么引人注目...

[HQ!!/阿吽] Bon Voyage

一个突发脑洞

很老梗

=================


睁开眼时候岩泉下意识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时针刚好划过九点,而本该早就响起的闹铃显然没有通常运转——啊,又来了。他如是心想,终于被这从反常到日常的现象完全磨到不带任何其他感情波澜。


他一如既往地穿戴洗漱好下楼,自家老妈会一边抬头看他说声“阿一你醒啦冰箱里还有吐司和牛奶你自己热热”来替代早上好,电视上还在放晨间节目的末尾,无聊占卜节目宣告结果时候,他下意识嘟囔了一句啊知道了今天巨蟹座恋爱运很强,岩泉家母亲露出惊诧表情看着屏幕上女主播挂着职业微笑报出同样结果,阿啦啦地捂住嘴巴感慨一句“阿一你现在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还会...

[HQ!!/黑研] Teeter Totter(2)

(1)

==================


4 ダイナマイト


那天孤爪姑且同黑尾交换了电话号码和LINE账号,其实等到他回家时候已经开始后悔,万一以后每天都要迎接消息轰炸那大概想想就很头疼,又再转念一想,也或者其实根本没必要太在意,没准黑尾也只是说说客套话留个联系方式就当作结束句点,况且自己本也不是那么值得深交的人。


简单来说,他觉得自己大抵能算作是个无趣的人。爱好单一又不擅长交际,但偏偏又带着点与生俱来的敏感,随便谁说句什么他都能记得很清。


所以他想起过黑尾对他的评价,那时自己难免窘迫因而没有立即出口反驳,更何况看着黑尾说话时神情心知肚明反驳也是无用。他总很少...

[HQ!!/黑研] Teeter Totter(1)

在欧欧西的边缘试探

=================


1 能动的三分間


来这城市的第六个年头行进至尾声,如若这城市也会有灵魂,那正是黑尾与它将将步入七年之痒时刻,痒意有一下没一下浅浅探过心底,充满试探意味地撩起心头一阵焦虑。


打这份咖啡店的零工是第五个月,这本不是他的本职工作。当初凭借一头热血执意来这城市,年轻时谁都难免有点自己或许还有几分才华的错觉,事情一开始也确如他所愿,签了家公司,出过几张单曲和专辑,词曲都由他一举包办;他的音乐风格颇具个人特色,尖锐开场流畅过度圆滑结尾,张扬而找不到落点,刚出道时候遇上好时节,销量还算可观;过一两年,听众兴趣就由新鲜渐渐淡了,原...

今天也是百分百可爱的kirakira木兔光太郎。

虽然很想想点什么好听话来夸夸他但话到嘴边也只剩下“他真好呜呜呜”,之前跟tobi讨论过觉得枭谷大概是看起来相对来说对胜负欲并没有特别执着、“大家打得开心最重要”这样的队伍,所以看到木兔难得展现出“野心”的时刻就愈发觉得格外珍贵以及现在大概真的是到了重要的时刻了吧。

想说木兔这个想要赢的理由也非常木兔poi,“想要和大家一起再多打几场啊”,就,真的,他其实也意外很有主将风范啊。虽然枭谷看起来更多像是大家护着木兔往前走,但木兔自己本身应该也是天生利达一类人吧,拥有把人聚到身边、又精神上带动感染大家拥有前行力量的那种。无条件想要站在他身边支持他的那种。光...

分享一首我最喜欢的犬团的歌

祝大噶犬年快乐🎉

[HQ!!/灰夜久] 士多啤梨苹果橙

无意识交往中

流水账日常

并没啥关联的前篇→

==============


ストロベリー


冬天一到,排球部训练结束后的男子会就变得愈发频繁——毕竟冬天这个词本身就是用来解释成倍增加食欲的最充足理由。部里永远界限分明地分为甘党和咸党两派,领头人分别是夜久和黑尾,据说这场无止境纷争可以追溯到两个人一年级时代——


“冬天就是吃再多甜食都不会觉得腻的好季节。”


夜久如是说。


“才不是,冬天就是要吃热乎乎的熬点和拉面。”


黑尾同样掷地有声。


于是部内党派纷纷站队,自愿的被迫的全都卷进这场战役中,各位投票者次次心情不同,因而次次结果也依然不定——更不用...

1/7